宁波律师网,宁波律师事务所,宁波律师咨询,宁波律师协会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海商案例 > 涉外案例

浙江省义乌市对外经济贸易有限公司诉地中海航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无单放货纠纷

作者: 来源: 日期:2007-2-12 22:53:32 人气: 标签:
导读:中华人民共和国宁波海事法院民事判决书(2005)甬海法商初字第348号原告(反诉被告)浙江省义乌市对外经济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义乌市稠州北路643号。法定代表人王义阳,该公司董事长。委托代理人虞红军,浙江君安世纪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代理人彭吉荣,女,该公司职员,住中华人民共和国浙
中华人民共和国宁波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5)甬海法商初字第348号

  原告(反诉被告)浙江省义乌市对外经济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义乌市稠州北路643号。

  法定代表人王义阳,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虞红军,浙江君安世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彭吉荣,女,该公司职员,住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东阳市江北新区湖田村。

  被告(反诉原告)地中海航运公司(Mediterranean Shipping Company  S.A.,Geneva)。住所地瑞士日内瓦皮特大街40号(40,Av-enue Eugene-Pittard CH-1206, Geneva-Switzerland)

  法定代表人Jan Christian SEVENERIN.

  委托代理人王善良、叶元华,浙江富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浙江省义乌市对外经济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原告”)与被告(反诉原告)地中海航运公司(Mediterranean Shipping Company  S.A.,Geneva)(下称“被告”)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无单放货纠纷一案,于2005年5月16日诉至本院,本院于2005年6月1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2005年10月18日,被告向本院提起反诉。本案于2005年12月15日、2006年4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虞军红、彭吉荣、被告的委托代理人王善良、叶元华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原告诉称:2004年12月30日,原告委托被告将原告、东阳市吉荣塑料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东阳吉荣”)以及潜山县外贸总公司(下称“潜山外贸”)三个单位价值34127.40美元的货物从宁波港出运到英国菲利克斯托港,并以原告作为上述三个公司的提单发货人。同日被告的代理公司签发了号码为SCUNG228777的正本提单一式三份。上述货物于2005年1月29日到达目的港后,被告没有按照规定凭正本提单放货,而在2005年2月8日在未收到正本提单的情况下将货物放行。现三份正本提单仍在原告手中。由于被告无单放货的行为,导致原告无法收取货款,被告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双方的合同约定。为此,诉请判令被告赔偿货款损失34127.40美元(按1:8.2654折合人民币282076.61元)、支付原告退税损失人民币31341.85元(按13%的退税率计算)、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1、被告从未将原告所称的涉案货物无单放货,相关货物到达英国目的港后被英国海关依法予以没收,没收事件被告已尽合理义务通知了货物的收货人和托运人;2、原告不存在损失,外汇核销单和报关单证明原告已收到货款;3、货物到达目的港后,由于无人提货,同时原告又拒付货物返运费,导致货物在目的港滞留,给被告造成了一定的损失。

  被告反诉诉称:2004年12月30日原告委托被告运输一个集装箱(箱号为MSCU9098105)自宁波港至英国Felixstowe港,被告作为承运人签发了编号为MSCUNG228777的提单。货物到达目的港后,其中304箱购物袋因侵犯第三人的知识产权而被英国海关依法没收,剩余的货物因无人提取而滞留在目的港,由此产生大量的额外费用。此后,被告多次联系原告,告知其货物状况,并要求支付额外费用、退运货物,但原告一直未予同意。剩余货物在目的港无人提取,原告亦不予退运,而仓储费等额外的费用与日俱增,致使被告被迫留置剩余货物,并为减少损失而于2005年9月将该剩余货物进行拍卖处理,得款1500英镑。在拍卖剩余货物前,因原告托运货物而产生的且已由被告垫付的各类费用计2714英镑,包括文件费20英镑、堆场费69英镑、港口安全费10.5英镑、集装箱仓储、拆箱和运输费770英镑、码头租金69.5英镑、X射线费35英镑、仓储费600英镑和滞箱费1140英镑,扣减拍卖剩余货物所得价款1500英镑,被告仍承担了1214英镑。前述额外费用均是由于原告的原因而产生的额外费用,依法应由原告承担。在原告恶意起诉的情况下,被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诉请法院判令原告支付被告额外费用共计1214英镑(按1:14.3折合人民币17360元)。

  原告对被告的反诉辩称:1、本案不存在被英国海关没收部分货物的事实,而是被告无单放货;2、被告称货物进行拍卖,但没有证据证明,反之有证据证明是被告自行销售;3、被告销售的货物与我方托运的货物严重不符,该货物是否为托运的货物不得而知;4、被告所称之2714英镑损失组成既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故请求被告之反诉请求。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正本提单三份,提单编号为MSCUNG228777,载明的托运人为原告、收货人与通知人为同一人,由托运人装载、积载、密封、计数,承运人不知货物细节、未计数,整箱运输,装运港宁波、卸货港英国Felixstowe,承运船只MSC FRIBOUR-3A,卸货港代理为地中海(香港)公司,宁波外代作为承运人的代理人签发提单;附页中载明箱号为MSCU9098105,40尺高柜一只,货物包括504箱箱框、购物袋、棉被单、伞、玻璃瓶、腰带,承运方式CY-CY,签单时间2004年12月30日。证明原、被告之间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被告为承运人。

  证据二、东阳市公证处出具的两份公证书,⑴东阳市公证处于2005年4月11日出具的公证文书,申请人为东阳吉荣,证明在MSC官方网站(4.7版本)上查找MSCUNG228777提单下一个集装箱(箱号MSCU9098105)的运输过程,其中载明2005年1月29日在英国Felixstowe港卸货,2月8日在该港“进口收货人”(原文为Import Consignee FELIXSTOWE);⑵东阳市公证处于2005年5月19日出具的公证文书,申请人为东阳吉荣,证明在MSC官方网站(4.8版本)上查找MSCUNG228777提单下一个集装箱(箱号MSCU9098105)的运输过程,其中载明2005年1月29日在英国Felixstowe港卸货,2月8日在该港“代理者进入”(原文为Import Consignee FELIXSTOWE),4月14日集装箱在该港码头清空(原文为Empty in Container Yard FELIXSTOWE)。由中国杭州海文翻译服务有限公司翻译。证明集装箱已卸空,被告无单放货。

  证据三、地中海航运(香港)有限公司(下称“被告香港公司)于海经理的名片复印件。

  证据四、东阳市公证处于2006年4月20日出具的公证文书,申请人为东阳吉荣,证明在www.hmrc.gov.uk网站上查找HMRC Board得到的信息,其中载明HM Revenue& Customs(HMRC) 在2005年4月18日由Inland Revenue 和HM Customs and Excise两个单位合并组成。证明出具罚没通知的HM Customs and Excise已于2005年4月18日并入其他单位,故其于2005年4月19日出具的罚没通知不合法。

  证据五、原告的海关出口货物报关单(出口退税专用、收汇核销联)原件,载明集装箱号MSCU9098105,货物为118纸箱棉制印花床单枕套套装590套(1条床单、6个枕套),总价2950USD,盖有金华海关报关章和“不予退税”章,成交方式均为FOB,“核销联”盖有义乌外汇管理局出口收汇已核销章和金华海关验讫章;东阳吉荣海关出口货物报关单(出口退税专用、收汇核销联)原件,载明集装箱号MSCU9098105,货物为304纸箱塑料购物袋,总价29937.60USD,“出口退税专用”复印件上有手写“已收核销单,单号:014984565,彭吉荣,2.28.2005”的字样;潜山外贸的海关出口货物报关单(收汇核销联)原件,载明集装箱号MSCU9098105,货物为50千克贱金属相框、1140把雨伞(三折)、440千克玻璃花瓶、69千克塑料腰带纸箱塑料购物袋,总价1239.80USD。

  证据六、东阳吉荣出口专用发票一式三联,载明总值为29937.60USD。

  证据七、原告的出口收汇核销单(外汇局签注栏内均注明USD2950,收汇方式T/T,预计收款日期05.02.28,盖有国家外汇管理局义乌市支局出口收汇已核销章,时间为2005年3月10日,其中第二联和第三联背面有透明胶带纸粘住)、东阳吉荣出口收汇核销单(第三联载明了货物和货价USD29937.60元)、潜山外贸出口收汇核销单(第三联载明了货物和货价USD1239.80)。

  证据八、货物的征税率和退税率。

  证据九、东阳吉荣、潜山外贸的权利让渡确认书,分别确认将MSCUNG228777提单下的货物权利让渡给原告,由原告向船公司主张一切权利。出具时间为2005年6月5日。

  被告为主张其抗辩和反诉请求,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证据1、宁波市公证书于2005年12月5日出具的公证书,申请人为地中海航运(香港)有限公司宁波代表处,证明在MSC官方网站(5.0版本)上查找MSCUNG228777提单下一个集装箱(箱号MSCU9098105)的运输过程,其中载明2005年1月29日在英国Felixstowe港卸货,2月8日在该港“满箱出堆场”(原文为Gate Out Full FELIXSTOWE),4月14日空箱港口集装箱堆场(原文为Empty in Container Yard FELIXSTOWE)。由被告自行翻译。证明货物到目的港时间。

  证据2、2005年3月17日海关质询(报关手续)通知,确认装载的304箱购物袋是赝品而被没收,要求拆箱。

  证据3、2005年4月19日海关传真,内容为没收通知已寄送进口商及相关人。

  证据4、2005年4月19日海关致收货人(通知人)的没收通知。

  证据5、2005年3月17日,被告致收货人传真,要求提供正本提单以便按海关要求拆箱,区分货物后,确定要没收的货物,每天会产生租金和滞期费。

  证据6、2005年9月16日770英镑的仓库拆箱、退运、仓储费用发票。

  证据7、69.5英镑码头租金的电子发票。

  证据8、2005年2月17日七个集装箱(含涉案集装箱)共245英镑的X线费用发票、2005年2月8日要求对七个集装箱进行X线检查通知(每个集装箱35英镑)、2005年2月14日共计210英镑的X线检查发票。

  证据9、pentalver运输公司致被告函,通知从2005年1月1日起每40尺集装箱仓储费为10英镑/天。

  证据10、至2005年4月10日14558.25英镑的仓储费清单共计及附件六页(与原件核对无异),其中涉案集装箱从05年2月8日至4月8日共60天。

  证据11、被告(反诉原告)滞箱费率通知,自2005年2月1日起滞箱费调整为免费7天,8-14天,32英镑/天,14天以后,64英镑/天。

  证据12、被告2005年8月31日的销售发票,售货得1762.5英镑。

  上列2-12证据均为复印件,经我国驻英国大使馆认证,由被告自行翻译。

  证据13、2005年3月15日原告及其货代致被告宁波公司的更改目的港保函原件,要求将目的港改至宁波。

  证据14、2005年4月22日原告致被告宁波公司关于货柜返运费用的确认函复印件,其中载明目的港的进口费用第1项为进口文件费20英镑、第2项为堆场费69英镑、第3项为港口安全费10.5英镑,并载明将正本提单送回。

  证据15、被告香港公司驻宁波办事处分别于2005年4月7日、14日、18日、20日、21日致原告并抄送宁波外代新华国际货运有限公司(下称“外代新华公司”)的传真复印件,载明货物部分被海关没收、部分尚在仓库,并要求确认回运费用交回提单以便回运。

  证据16、被告香港公司驻宁波办事处分别于2005年5月11日、5月13日致原告并抄送外代新华公司的传真复印件,载明因原告对回运货物体积的怀疑,要求在5月13日派质检员鉴测,由于原告未按传真联系,将货物进行拍卖。

  证据17、2005年5月16日被告英国公司致收货人和原告函,要求在收到本通知起15日内收取货物,否则将免除管货义务,另不再通知,视为默认将货物交有关当局拍卖或没收,并要求承担各项费用、税费、处理费、滞期费等损失。

  证据18、2005年6月6日被告香港公司宁波办事处致原告函,载明已电告彭吉荣,并拍卖货物以抵销费用,差额仍将由原告负担。

  证据19、2005年7月20日被告宁波公司寄快件至彭吉荣和王义阳的留底、彭吉荣致被告宁波公司寄件地址确认函。

  证据20、外代新华公司出具的证明并附上列证据14、15、16、18,证明其收到过这些传真并转交给托运人,上列13、14证据系原告出具,并由其转交给被告香港公司宁波办事处。

  经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一、二、三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证明被告无单放货;对证据四的真实性和内容均有异议,两家机构合并是事实,但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出具罚没通知的机构在4月18日就不存在,且从政府机构的角度分析,两个部门的合并不见得合并之时权利义务马上就归属合并机构,根据我方提供的公证认证文件,可以确定这两家机构真正的职能合并时间是2006年1月13日;对证据五至九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东阳吉荣的报关单复印件上有“已收核销单”的批注,原告的货款已收汇核销,潜山外贸无出口退税报关联,证明已退税,权利让渡人不是托运人,不能将权利转让。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质证认为,证据1载明的信息与原告提供的不一致;证据2、3、5、9、11虽经公证认证,但均为复印件,未与原件核对,真实性不能确认;证据4虽系与原件核对无异,但作出该通知的机构已于2005年4月18日就与他人合并成立了另一家机构,其在4月19日作出的罚没通知是不合法的;证据6、7、8、10,均由被告自行提供,虽表明原件核对一致,但仍应提供原件,否则真实性无法确认,即使这四份证据是真实,则被告的损失仅为770英镑的仓储拆箱及运输费用、69.5英镑的码头租金、35英镑的X射线费、600英镑的仓储费,共计1474.5英镑,而货物销售收入根据证据12为1762.5英镑,被告没有损失,且这些发票不是出给被告的,而是由被告英国公司垫付的。证据12,被告还应提供原件;证据13-18的往来传真原告未收到过,真实性不能确认,且被告香港公司宁波办事处能否代表被告不能确认;对证据19无异议;证据20,只能证明外代新华公司收到过传真,不能证明原告也收到过,此证据与本案无关。

  综合原、被告双方的质证意见,结合庭审调查,本院认为,原告提供九份证据,除证据四外,因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予以确认;原告提供的证据四,系经公证的网上信息,被告虽对真实性等提出异议,但也确认机构合并的事实,故对此证据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1,是经过公证的网上信息,虽与原件提供的信息不一致,但也系客观真实,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2、3、5、9、11,原告质证意见有理,予以采信,对这些证据不予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4、12,系与原件核对无异的复印件,并经公证认证,故对这两份证据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13,原告无异议,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19、原告无异议,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20系原件,原告认为与本案无关,但此证据系案外人提供,被告用以证明其发给原告的传真是真实,由于被告发给原告的传真均有抄送外代新华公司,而外代新华公司证明收到过传真,故对此证据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14、15、16、18,原告虽然否认,但这些证据能与证据7和证据14相印证,故予以确认;证据17系境外证据,未予公证认证,故不予确认。

  根据上述对证据的分析,本院确认如下事实:

  2004年12月30日,原告委托被告将一只40英尺集装箱由中国宁波港运往英国Felixstowe港。宁波外轮代理公司代理被告签发了编号为MSCUNG228777的正本提单三份,提单载明托运人为原告、收货人与通知人为同一人,由托运人装载、积载、密封、计数,承运人不知货物细节、未计数,整箱运输,承运船只MSC FRIBOUR-3A,卸货港代理为被告香港公司。提单附页载明集装箱号为MSCU9098105,货物包括504箱箱框、购物袋、棉被单、伞、玻璃瓶、腰带,承运方式CY-CY。据被告网上公布的信息,该集装箱于2005年1月29日到达目的港卸下,同年2月8日进口收货人,4月14日清空。2005年3月15日原告及其代理外代新华公司出具保函致被告香港公司宁波办事处,以客户无法支付货款为由,要求将集装箱货物的目的港改为宁波港。被告宁波公司多次函告原告并外代新华公司部分货物被海关没收的信息和协商回运事宜。2005年4月19日,HM Customs and Excise对提单记名收货人出具了罚没通知,对304箱塑料购物袋进行没收。之后被告宁波公司又多次函告原告并外代新华公司,要求确认回运费用,以便尽快安排回运,同时交回整套正本提单,否则货物将被拍卖以抵扣在目的港的费用。在多次函告无果后,2005年8月31日被告将剩余货物销售,得货款1762.5英镑。

  对原、被告双方的损失,本院认定如下:原告的货物价值为为34127.40美元。由于原告对货物均未提供增值税发票,无法证明其已纳税和相应的税额,故对退税损失不予认定。被告主张的770英镑仓储拆箱及运输费用、69.5英镑码头租金、35英镑X射线费、600英镑(仓储费即2005年2月8日至4月8日,每天10英镑),有相应的证据予以佐证,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主张的目的港进口文件费20英镑、堆场费69英镑、港口安全费10.5英镑,是在双方协商回运费时提出,虽经原告确认,但这属回运费用,但回运尚未成立,被告也没有相应的证据证明该费用系为原告特别支出,故不予确认。被告主张的1140英镑滞箱费(从05年1月28日至4月8日,前七天免费,之后七天,每天20美元,共计140美元,以后每天35美元,滞期57天,共计1995美元,折合1140英镑),因被告未能提供相关的计算依据,故不予确认。故被告的损失共计1474.5英镑。

  另查明,HM Customs and Excise Departments 已于2005年4月18日与Inland Revenue 合并为HM Revenue & Customs (HMRC),被告的公证文书上载明罚没通知与在HM Revenue & Customs处的由HM Customs and Excise制作的正本原件相符。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均明确选择解决本案的争议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故本案适用我国法律进行审理。根据我国海商法第七十一条的规定,提单是证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和货物已经由承运人接收或装船,以及承运人保证据以交付货物的单证。本案原告提供了三份由被告签发的正本提单,原、被告之间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已为提单所证实,原、被告双方对这一法律事实和法律关系予以认可,故本案原、被告之间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依法成立。本案提单是记名提单,承运人应当向持有记名提单的记名人交付货物。原告主张正本提单尚在其手中,而装运货物的集装箱在到达目的港后已卸下清空,故被告属无单放货。被告抗辩货物因部分被英国海关没收,剩余货物因无人提取而拍卖支付堆场费等费用。被告提供的英国海关罚没通知等证据证实了被告的抗辩,因此可以认定,被告在目的港卸下货物后并未将货物交给收货人或其他人,货物部分是被英国海关罚没,剩余部分货物因目的港无人提货,原、被告双方又未能就回运达成一致意见,故被告将货物处理以支付堆场、保管等费用,根据海商法第八十六条、第八十八条的规定,被告的行为并无不当。至于被告是否按海商法第八十八条的规定申请法院拍卖,则非本案审查的范围。而海关罚没属政府行为,作出罚没决定的海关是否依法或是否有权作出罚没决定,均与被告无关,亦非本案审查范围。故原告关于被告无单放货的主张,理由及证据均不足,不予采信,其要求被告赔偿损失的主张也不予支持。被告作为承运人在剩余货物无人提取情况下,将货物出售用于清偿保管、堆场等费用,并无不当。虽然被告销货行为并不符合海商法第八十八条规定的申请法院拍卖的程序,但原告未就此提出主张,本院也不作审理。被告要求原告支付保管费等主张是合理的,但根据可以认定的证据证明被告销货所得的款项已超过其支付的费用,故被告反诉要求赔偿余款主张,理由不足,也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浙江省义乌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驳回反诉原告地中海航运公司(Mediterranean Shipping Company  S.A.,Geneva)的反诉请求。

  本案本诉案件受理费7210元,其他诉讼费用200元,由原告浙江省义乌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负担;反诉案件受理费700元,由反诉原告地中海航运(Mediterranean Shipping Company  S.A.,Geneva)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原告在十五日内,被告在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预缴上诉案件受理费7910元。款汇:浙江省省本级财政专户结算分户,开户银行:杭州市农行西湖支行,帐号:398-000101040006575515001。逾期不交,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胡世新

审  判  员    陈晓明

代理审判员    王佩芬

二○○六年五月十一日

代书 记 员    胡  瑛

本文网址: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