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律师网,宁波律师事务所,宁波律师咨询,宁波律师协会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海商案例 > 涉外案例

宁波利登休闲用品有限公司为与被告东方海外货柜航运(中国)有限公司、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无单放货纠纷

作者: 来源: 日期:2007-2-12 22:54:00 人气: 标签:
导读:宁波海事法院民事判决书(2007)甬海法商初字第273号原告:宁波利登休闲用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古林镇古林东路8号。法定代表人:许伦,该公司董事长。委托代理人:王晓清,浙江甬建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东方海外货柜航运(中国)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延安中路841号东方海外大厦21楼。

宁波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7)甬海法商初字第273号

 

  原告:宁波利登休闲用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古林镇古林东路8号。

  法定代表人:许伦,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晓清,浙江甬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东方海外货柜航运(中国)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延安中路841号东方海外大厦21楼。

  负责人:姚尔欣,该公司董事长。

  被告: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Orient Overseas Container Line Limited)。住所地:香港特别行政区港湾道25号,海港中心32楼。

  法定代表人:定正伦,该公司董事。

  两被告委托代理人:童登勇、袁斌,浙江之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宁波利登休闲用品有限公司为与被告东方海外货柜航运(中国)有限公司、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无单放货纠纷一案,于2007年8月29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7年10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宁波利登休闲用品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王晓清,被告东方海外货柜航运(中国)有限公司、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袁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宁波利登休闲用品有限公司(下称利登公司)起诉称:2007年1月,原告委托两被告出运货物从中国宁波至美国长滩,被告东方海外货柜航运(中国)有限公司于2007年1月22日签发了以被告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为抬头的正本提单,提单号码为OOLU2001730630,集装箱号码为FSCU6577350、OOLU5692906,托运人PLAYHUT XM OFFICE,收货人PLAYHUT INC.,起运港中国宁波,目的港美国长滩;货物抵目的港后,两被告未凭正本提单即将货物交给收货人,致使原告未能收到该提单项下货款,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货款损失26602美元(汇率按7.597计,折合人民币202095元)及逾期利息(自2007年1月22日起至付清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收)。

  被告东方海外货柜航运(中国)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海外中国公司)、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海外公司)共同答辩称:1、提单背面条款适用美国法律,而根据美国有关提单法律规定,记名提单可以无单放货给收货人;2、涉案集装箱仍在目的港,并未拆箱,承运人不存在无单放货行为;3、提单托运人、收货人均为PLAYHUT INC.,原告并非托运人,没有诉权;4、涉案货物已经核销,原告已收到货款,没有损失。

  原告为支持其诉请,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以ORIENT OVERSEAS CONTAINER LINE为抬头的全套正本提单,提单号码为OOLU2001730630,集装箱号码为FSCU6577350、OOLU5692906,托运人PLAYHUT XM OFFICE,收货人PLAYHUT INC.;

2、报关单,出口单位为原告,报关单记载提单号码、集装箱号码与证1提单记载信息一致;

证1、证2共同证明原告系实际托运人、与两被告建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及出运货值;

3、形式发票、商业发票、出口货物销售发票、装箱单,证明出运货值为26602美元;

4、核销单、批次核销登记表,证明滚动核销的事实。

5、原告与两被告邮件往来公证书,证明货物已清关、承运人凭收货人保函无单放货的事实。

  两被告为支持其辩称,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从CargoSmart网页下载的集装箱流转信息公证书及从东方海外公司查询系统下载的集装箱流转信息,证明涉案集装箱FSCU6577350、OOLU5692906仍在目的港,并未拆箱;

2、催提通知,证明两被告于2007年3月20日、6月21日向原告发函,要求原告提取堆放在目的港的集装箱货物,但原告至今未提取;

3、收货人与两被告往来邮件,证明收货人拒绝提货。

  经庭审质证,两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1-4真实性均无异议,但对关联性均有异议。对证1,认为原告并非提单托运人,且依提单背面条款,适用美国法律,承运人可直接放货给提单记载的收货人;对证2,认为仅凭报关单不能证明原告系提单托运人;对证3,认为系原告单方制作,不能证明货值;对证4,认为涉案货物已核销,原告无货款损失。本院经审理认为,两被告对证1-4真实性均无异议,且报关单、商业发票、装箱单能与提单相互印证出运货物的品名、货值,但其中形式发票出运货物件数与货值均与报关单、商业发票不一致,故本院对形式发票不予认定,对证1-4其余证据,均予以认定。对证5,两被告对公证书形式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OUTLOCK下载的邮件可以修改,故对邮件内容真实性有异议,且邮件也未提及承运人无单放货。本院经审理认为,证5邮件经公证,两被告虽认为邮件内容可经篡改,但无相反证据,故对证5真实性予以认定,至于邮件内容是否能证明两被告无单放货,则结合全案证据再作综合认定。

  对两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认为证1集装箱流转信息从被告东方海外公司网站下载,两被告可自行修改,不能以此证明集装箱未拆箱的事实;对证2,认为系被告单方制作,对真实性有异议;对证3,原告认为未办理公证,不予认可。本院经审理认为,两被告提供了从东方海外公司网站及CargoSmart网站下载的集装箱流转信息,原告认为集装箱流转信息不属实,应提供相应反证,CargoSmart系第三方服务软件,该软件系统录入多家海运公司集装箱信息,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本院以CargoSmart网站查询信息来认定集装箱状态。两被告提供了经公证的CargoSmart网站查询信息,流转状态显示为未拆箱、待提取;本院经上网核对,涉案集装箱于2007年1月21日在宁波装箱,2007年2月16日到达美国长滩,最新信息显示为2007年2月28日,集装箱状态显示为待提取,无拆箱信息显示,与两被告提供的证1集装箱流转信息相一致,故本院对证1予以认定,并由此认定集装箱未拆箱的事实。证2仅为复印件,无其他证据能印证原告收到该催提函件,故本院不予认定。证3系两被告与收货人之间的往来邮件,用以证明收货人拒绝提取涉案集装箱,但仅系打印件,真实性不可考,故本院不予认定。

  基于上述认定证据及庭审调查,本院确认如下事实: 2007年1月,原告委托两被告出运货物从中国宁波至美国长滩,被告东方海外货柜航运(中国)有限公司于2007年1月22日签发了以被告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为抬头的正本提单,提单号码为OOLU2001730630,集装箱号码为FSCU6577350、OOLU5692906,起运港中国宁波,目的港美国长滩。货物于2007年2月16日抵长滩,后集装箱滞留目的港,尚未拆箱。原告以两被告无单放货造成其货款损失26602美元为由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本案系涉外纠纷,原告主张适用中国法律,两被告主张按提单背面条款适用美国法律,但并未提供提单背面条款中文翻译文本,也未提供背面条款所指向的美国法律。本院经审理认为,查明外国法是适用外国法的前提,本案中两被告未就美国法举证;且提单背面格式条款虽规定适用美国法可免除被告放货给记名收货人时可能承担的无单放货法律责任,但被告并未证明其签发格式提单时,就提单背面记载的法律适用条款充分提请原告注意并与原告达成了一致意思表示,故在本案中不应适用该格式条款所规定的美国法。涉案货物起运港为中国宁波,按最密切联系原则应适用中国法律审理。对原、被告争议的焦点问题,本院分析如下:

一、关于原告法律地位

  两被告认为,原告并非提单记载托运人,无权向承运人主张货物。原告认为,虽提单托运人并非原告,但原告系报关单记载的出口单位,报关单所载提单号码、集装箱号码、货物品名,均与提单相一致,故原告系涉案出运货物实际托运人,依法享有诉权。本院经审理认为,原告虽非提单记载托运人,但海商法规定,托运人指“本人或者委托他人以本人名义或者委托他人为本人与承运人订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人;本人或者委托他人以本人名义或者委托他人为本人将货物交给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有关的承运人的人”。涉案贸易方式为FOB,由收货人作为提单托运人委托货物运输,正是FOB贸易方式的基本操作特征,而报关单、销售发票能印证原告作为贸易合同卖方向承运人实际交付货物出运的事实,符合海商法托运人定义,依法可向承运人主张托运人权利。

二、关于原告与两被告法律关系

  原告认为被告东方海外中国公司签发提单时未告知其仅为代理人,且以承运人身份与原告联系,而被告东方海外公司为涉案提单抬头载明的承运人,且在庭审中自认为承运人,故与两被告均成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两被告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东方海外中国公司认为其已在提单上批注为代理人,无需特别告知,且被告东方海外公司已认可其承运人身份,故承运人应为东方海外公司。本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东方海外中国公司已在提单上批注其仅为被告东方海外公司代理人,提单抬头被告东方海外公司也自认其为承运人,原告并无证据能证明被告东方海外中国公司以承运人身份与原告联系业务,故本院依提单记载及两被告当庭陈述认定原告与被告东方海外公司成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与被告东方海外中国公司不成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

三、关于涉案集装箱状况及无单放货是否成立

  原告提供原告与两被告往来邮件,证明涉案货物已清关放行;两被告认为邮件中仅提到海关已放行,但货物仍在承运人控制之下,并未无单放货。本院经审理认为,承运人在发给原告的邮件中告知涉案货物已海关放行,但海关放行后,货物仍处于待提取的状态,集装箱并未拆箱,而海关放行并不等同于承运人放货,故原告仅仅以电子邮件中承运人向原告提及货物已海关放行来证明承运人已无单放货,证据与理由均不充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七十一条、第二百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宁波利登休闲用品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450元,由原告宁波利登休闲用品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宁波利多工贸有限公司、被告东方海外货柜航运(中国)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被告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7日内先预缴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450元(具体金额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多余部分以后退还),款汇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省本级财政专户结算(分户),帐号:398000101040006575515001,开户行:农业银行西湖支行。逾期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朱志庆

代理审判员   章 毓

代理审判员   胡立强

本文网址: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