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律师网,宁波律师事务所,宁波律师咨询,宁波律师协会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海商案例 > 涉外案例

浙江前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诉马航有限公司(MISCBERHAD)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

作者: 来源: 日期:2007-2-12 22:54:16 人气: 标签:
导读:宁波海事法院民事判决书(2010)甬海法商初字第222号原告:浙江前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宁波市江南路599号(科技大厦)6-7层。法定代表人:王文杰,该公司董事长。委托代理人:童哲,浙江之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马航有限公司(MISCBERHAD)。住所地:MISCBer
宁波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0)甬海法商初字第222号
    原告:浙江前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宁波市江南路599号(科技大厦)6-7层。
    法定代表人:王文杰,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童哲,浙江之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马航有限公司(MISC BERHAD)。住所地:MISC Berhad Level 19,Menara Dayabumi Jalan Sultan Hishamuddin 50050 Kuala Lumpur Malaysia。
    法定代表人:Fadzillah Binti Kamaruddin。
    委托代理人:刘彦,上海刘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慧,上海刘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浙江前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为与被告马航有限公司(MISC BERHAD)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于2010年7月26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3月3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童哲,被告委托代理人刘彦、陈慧,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浙江前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起诉称:2009年12月,原告向外商购买2000公吨乙二醇,CFR宁波价格为992.55美元/公吨,同年12月25日从沙特阿拉伯的延布港(YANBU)将2000公吨乙二醇装上被告所属的“BUNGA AKASIA”轮,被告代理同日签发了编号为SIN/YAN/BNO113和SIN/YAN/NBO114重量分别为1000公吨的两套清洁已装船正本提单,提单记载收货人为待指示,通知人为原告,目的港为中国宁波,装载舱位为1S、1P、2S、2P、3S、3P、4S、4P、5S、5P、6S、6P、7S、8S、8P、9S、9P。后原告取得上述两套正本提单。上述货物装船时经检验品质良好。2010年1月24日该轮抵达宁波港,卸货前经检验发现该轮2S、2P、3S舱中所载5861.324公吨乙二醇氯离子含量超标。由于在宁波港卸货的乙二醇总计约17000公吨,且原告与其他收货人的乙二醇均混同装载,但被告指示其代理拟让原告接受100%受损货物,原告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查封了属于自己份额内的未受损货物,产生财产保全费用5000元人民币。最终原告分得受损货物689.568公吨,并以7100元人民币/公吨的价格出售并产生仓储费27584元人民币。另由于被告迟延分配受损货物,致使原告无法保管及销售货物,产生滞报金53315元人民币及差价损失143350.19元人民币。被告所卸货物较提单记载数量短少3.453公吨,造成损失28883.3元人民币。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原告损失1130229.14元人民币及自2010年1月24日起至实际付款之日止按银行同期人民币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并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马航有限公司答辩称:1、原告诉称的诉前财产保全费用属于原告单方行为所致,与被告无关;2、不存在原告所称由于答辩人原因造成原告仓储费、海关滞报金及所谓销售差价损失,原告说法与事实不符;3、原告对于完好货物的销售差价索赔无依据;4、原告索赔的货损金额远高于据称氯离子超标货物的实际贬损情况;5、涉案货物的仓储费、装卸费等属于进口货物必然发生的正常费用,被告为原告垫付的仓储费、装卸包干费等约66100元人民币,应在原告货损金额中予以扣除。
    原告为支持其诉请,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SIN/YAN/BNO113、SIN/YAN/NBO114提单,证明原、被告权利义务关系及货物装运情况;
    证据二、装港质量证书、INTERTEK分析报告,证明涉案货物装船时品质良好,未受污染;
    证据三、CCIC质量证书,证明卸货前2P、2S、3S舱所载货物氯离子含量超标,已受污染;
    证据四、卸货报告,证明未受损货物2010年1月25日卸下,船舶交付数量1307.281公吨(岸罐1306.979公吨);受损货物2010年2月16日卸下,船舶交付数量688.726公吨(岸罐689.568公吨);
    证据五、MITCO销售合同、补充协议、进口货物报关单(SIN/YAN/NBO114)、关税和增值税单,证明涉案货物进口价格及缴纳关税、增值税情况。
    证据六、放货通知、民事裁定书、重新分配方案的传真,证明2010年1月28日被告通过船代拟让原告接受2000公吨受损货物,原告不同意全部接受受损货物,并通过法院保全未受损货物,产生保全费5000元人民币,2010年2月9日被告通知重新分配受损货物;
    证据七、受损货物销售合同及进帐单、未受损货物销售合同及中纤网下载的网页资料,证明689.568公吨受损货物处理情况、未受损的308.479公吨货物销售情况及货物处理前后未受损货物正常市场价格;
    证据八、进口货物报关单(SIN/YAN/NBO113)及提货单,证明该单下未受污染货物不需分票,于2010年2月9日报关进仓,受损货物最终检验于2月24日;
    证据九、仓储费发票、海关收费票据,证明产生仓储费损失27584元人民币及滞报金损失53315元人民币;
    证据十、原、被告律师往来传真、保函,证明原、被告就受损货物处理过程及被告为所载货物受损事宜提供了保函;
    证据十一、宁波海田国际货运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涉案货物换单报关过程。
    被告马航有限公司为支持其抗辩,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证据1、SIN/YAN/BNO113、SIN/YAN/NBO114提单,证明原告的2000公吨涉案货物装载在1-9P/S舱;
    证据2、据称氯离子超标货物分配方案及在宁波港全部卸货的10个收货人的14份提单,证明中国宁波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代表被告将在宁波港所涉全部14份提单下共计5858.679公吨氯离子超标货物按比例分配,原告分到689.256公吨;
    证据3、接卸存储协议及发票,证明收货人不安排接卸货物,为减少损失,船方联系安排岸罐,将所有据称氯离子超标货物卸入宁波港股份有限公司镇海港埠分公司所属岸罐,并垫付了一个月的仓储费和装卸包干费;
    证据4、提货单签收记录,证明2010年1月28日原告在被告船舶代理处换取了本案两提单下货物的提货单,提货单上明确记载船舶到港日期为2010年1月24日;
    证据5、中华人民和共和国海关征收进口货物滞报金办法,证明海关滞报金系收货人未依法及时向海关申报所致;
    证据6、被告律师致原告的传真及发送记录,证明不存在因被告原因造成原告延迟报关、提货或处理货物的事由;
    证据7、和解协议,证明除本案提单外,宁波港所涉其他提单下货物处理情况;
    证据8、SIN/YAN/BNO101号提单下货物进口发票及据称氯离子超标货物的销售合同,证明原告进口价格偏高,受损货物处理价格偏低,原告索赔的货物销售差价系其自身贸易行为造成,与氯离子超标无关;
    证据9、宁波中检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出具的《鉴定报告》,证明卸入镇海港埠分公司岸罐的据称氯离子超标货物贬值率为不超过6%。
    经当庭质证,被告马航有限公司对原告浙江前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提供的证据二中的装港质量证书,认为该证据形成于境外,证据形式有瑕疵;认为证据五中的销售合同内容不清,无法辨认,补充协议的时间与涉案货物出运时间有异,均不予认可;认为证据六中的放货通知从未见过,真实性存疑;对证据七中的受损货物销售合同、未受损货物销售合同形式存疑,对中纤网下载的网页资料真实性存疑,进帐单认为与本案无关;认为证据十一系原告为诉讼出具的单方说明,不具客观性,不予认可。对原告提供的其他证据的真实性被告均无异议。
    对被告马航有限公司提供的证据,原告浙江前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认为:证据2中的14份提单无原件,无法确认,氯离子超标货物分配方案原告是于2010年2月9日收到,而非标注的2010年1月28日;证据4提单签收记录真实性虽无异议,但认为SIN/YAN/NBO114号提货单是将受损和未受损货物分开的,最终是2月24日交付的;证据6中2010年2月9日的传真未收到过,101号下的提单与本案无关;认为证据7和解协议系案外人与被告达成,不表示原告放弃权利;对证据8中销售合同认为与被告提供的价格差价不大,且原、被告签署的合同日期不同,市场价格波动及其他因素造成价格不同;认为证据9损失鉴定的委托人系保险公司,与货主不利,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对被告提供的其他证据原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
    本院经审理认为,对原告提供的证据一、三、四、八、九、十,证据二中的INTERTEK分析报告,证据五中的进口货物报关单(SIN/YAN/NBO114)、关税和增值税单,证据六中的民事裁定书、重新分配方案的传真,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原告证据二形式虽有瑕疵,但被告对涉案货物装港质量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证据五中的销售合同虽系传真件较为模糊,但合同内容可与提单及报关单证相印证,且提单背面亦有卖方MITCO签章,故予以认定;补充协议注明签署日期为2010年4月19日,晚于涉案货物进口及报关时间,不予认定;证据六中放货通知无原件,被告亦对其真实性存疑,本院不予认定;证据七中受损货物销售合同可与进帐单原件相印证,予以认定,未受损货物销售合同及中纤网下载资料证据形式存在瑕疵且无其他证据相印证,不予认定;证据十一已提供原件,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定。
    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3、4、5,证据2中的分配方案、证据6中除2月9日传真外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证据2中的提单无原件,不予认定;证据6中2月9日传真,被告已提供相应发送记录,本院予以认定;证据7、9被告已提供原件,原告对证据7、8、9真实性也未提出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
    本院根据各方当事人的陈述及本院确认的有效证据,认定下列事实:
    2009年12月,原告进口2000公吨乙二醇,交由被告从沙特阿拉伯的延步港(YANBU)运至宁波港。被告装港代理于同年12月25日签发了编号为SIN/YAN/NBO113、 SIN/YAN/NBO114各为1000公吨乙二醇的两份正本指示提单,两提单均记载原告为通知方,船名航次为Bunga Akasia V.902,装载舱位为1S、1P、2S、2P、3S、3P、4S、4P、5S、5P、6S、6P、7S、8S、8P、9S、9P,经装港检验未发现货物质量问题。该船该航次共装运31997.533公吨乙二醇,涉案货物为其中一部分,未分票装载。
    2010年1月24日,该船抵达宁波港,经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宁波有限公司(CCIC)检验发现该船2S、2P、3S舱所载乙二醇氯化物含量超标。2010年1月28日原告货代宁波海田国际货运有限公司自被告船代中国宁波外轮代理有限公司处换取了涉案两票提单下货物的提货单。2010年1月29日,原告向本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要求查封被告承运的本航次卸入宁波宁兴液化储运有限公司第1808号储罐的1306吨乙二醇,本院于同日裁定予以准许,产生申请费5000元人民币。2010年2月4日,被告与宁波港股份有限公司镇海港埠分公司订立接卸、储存协议,将氯化物含量超标的5854.171公吨乙二醇统一卸入该公司储罐,并支付了装卸费用及30天仓储费用。
    2010年2月9日,被告船代将受损货物分配方案发给各收货人,原告取得品质正常的乙二醇1306.979公吨,氯化物含量超标的乙二醇689.568公吨。同日,原告将SIN/YAN/NBO113提单项下1000公吨乙二醇(未受损货物)向海关申报进口,该报关单注明货物单价为CIF宁波1010美元/公吨,总价为1010000美元;2010年2月25日,原告将SIN/YAN/NBO114提单项下1000公吨乙二醇(包含全部受损货物)向海关申报进口,该报关单注明货物单价为C&F宁波867.5美元/公吨,总价为992550美元。2010年3月3日,镇海海关就SIN/YAN/NBO114提单项下乙二醇货物向原告征收了18天计53315元人民币的进口货物滞报金(起征日期为2010年2月8日)。2010年3月9日,原告就SIN/YAN/NBO114提单项下乙二醇货物缴纳进口增值税1215586.41元人民币及进口关税372775.32元人民币。原告于2010年3月22日将其分得的689.568公吨受污染的乙二醇出售给浙江远大进出口有限公司。
    本院认为:本案因货物质量引起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因主体涉外,故属涉外案件,涉案货物目的港为宁波港,本院依法享有管辖权。本案原告系在我国登记注册的法人,原告及被告亦均主张适用中国法律,故本案适用中国法律审理。
    涉案货物提单(SIN/YAN/BNO113、SIN/YAN/BNO114)系指示提单并已由托运人背书转让给原告浙江前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原、被告间依法成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被告马航有限公司(MISC BERHAD)作为涉案货物的承运人,应对在其责任期间内发生的涉案货物氯化物含量超标所引起的受损货物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原告作为正本提单持有人有权要求被告赔偿其货损损失。
    原告主张其全部分得的受损货物放在SIN/YAN/BNO114提单项下进行报关进口,应以该票货物的报关总价(以缴纳关税、进口增值税美元对人民币的换算汇率1:6.8273)计算人民币单价,再加上每公吨应缴纳的关税及进口增值税,减去其出售该票货物的单价,即为其受损货物每公吨损失数额。本院认为,SIN/YAN/NBO114提单对应的报关单已注明货物单价为867.5美元/公吨,原告提供的证据五MITCO合同中也注明货物单价为867.5美元/公吨,故该票货物单价应为867.5美元/公吨,报关单注明的总价应为海关认定的征税价格,而非实际进口价格,故原告该票货物中受损货物的人民币单价计算应为:关税和进口增值税(372775.32+1215586.41)除以1000公吨加上867.5美元/公吨乘以汇率比6.8273,即7511.04元人民币/公吨。被告提供的证据9宁波中检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出具的两份《鉴定报告》显示涉案航次“BUNGA AKASIA”轮第二号(左/右)、三号(右)货油舱内品质受损货物市场贬值率为6%,该两份《鉴定报告》虽非针对本票货物作出,但该航次受损货物均混装,亦应适用本案本票货物;两份《鉴定报告》形成于2010年1月24日,距原告就该票货物的报关时间较短,原告也未提供能反映当时市场价格变化的相关证据,与原告以证据七中自行处理受损货物价格7100元人民币/公吨作为损失计算依据相较,被告主张的6%贬值率更具代表性。本院认定该票货物市场贬值率为6%,故原告受损货物价值损失应计算为受损货物的人民币单价7511.04元人民币/公吨乘以市场贬值率6%,再乘以数量689.568公吨,即310762.37元人民币。
    原告主张涉案SIN/YAN/BNO113和SIN/YAN/NBO114两提单项下货物短少3.453公吨,被告应予赔偿。被告主张该短量属于运输过程中正常损耗,符合航运惯例。本院认为,两提单记载货物均为1000公吨,共计2000公吨,原告证据四卸货报告已载明该两提单项下共计卸货1306.979公吨+689.568公吨,短少3.453公吨。原、被告间对运输途中的损耗并无约定,被告亦未举证证明该惯例存在,故被告应对短少货物予以赔偿,计算式为:3.453公吨×7511.04元人民币/公吨=25935.62元人民币。原告同时主张自承运船舶靠港之日(2010年1月24日)起算的利息损失,其主张合理,本院予以支持。
    原告以被告未及时对受损货物分票为由主张被告赔偿其同一票提单项下(SIN/YAN/BNO114)未污染货物差价及由此引起的延迟报关而产生的海关滞报金。本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法》第二十四条之规定,海关滞报金是以“自运输工具申报进境之日”起第十五日为起征日,与被告是否及时分票并无必然联系,涉案“BUNGA AKASIA”轮2010年1月24日已抵达宁波港,2010年1月28日原告货代宁波海田国际货运有限公司自被告船代处换取了涉案两票提单下货物的提货单,原告有充分时间向海关申报。原告证据十一的情况说明中称“船代要求我司(宁波海田国际货运有限公司)归还已换提单并暂停申报”,该情况说明系原告代理出具,与原告存在利害关系,且其所称事实无其他证据相佐证,本院不予采信,原告亦未举证证明货物受损与其履行报关手续之间的关系,故本院对原告该项诉请不予支持。原告主张因被告未及时分票造成同一票提单项下(SIN/YAN/BNO114)未污染货物差价,但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的仓储费系其商业行为的正常支出,与货物污损并无直接因果关系,本院不予保护。原告同时主张了诉前保全费用,本院认为该保全基于货物受污损的事实,其主张有理,本院予以保护。
    被告主张其垫付的受污损货物30天的仓储费及装卸包干费用66100元人民币,应在货损金额中予以扣除。本院认为,无论涉案货物是否存在污损,仓储费及装卸包干费均为原告进口货物必然产生的正常费用,原告应当承担,被告抗辩有理,本院予以支持。依据被告证据3接卸、储存协议及相关发票(装卸包干费率为35.9元人民币/公吨,仓储费为60元人民币/公吨)计算,被告主张的66100元人民币费用合理。
    综上,原告涉案货物损失计算为:货物本身价值损失(310762.37元人民币)+货物短少损失(25935.62元人民币)+诉前保全费用(5000元人民币)-被告垫付的仓储费、装卸费(66100元人民币),即275597.99元人民币。原告诉讼请求有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证据与理由不足部分,予以驳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法》第二十四条第二、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马航有限公司(MISC BERHAD)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浙江前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货物损失270597.99元人民币及利息(从2010年1月24日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止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付);
    二、被告马航有限公司(MISC BERHAD)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浙江前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诉前财产保全费5000元人民币;
    三、驳回原告浙江前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14970元人民币,由原告浙江前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负担11317元人民币,由被告马航有限公司(MISC BERHAD)负担3653元人民币。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浙江前程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被告马航有限公司(MISC BERHAD)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上诉期届满之日起七日内先预缴上诉案件受理费14970元人民币,(具体金额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多余部分以后退还),款汇浙江省财政厅非税收入结算分户,账号:398000101040006575-515001,开户行:农业银行西湖支行,逾期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姚雪锋
审  判  员   张  辉
审  判  员   胡立强
二〇一一年六月十三日
代书 记 员    庄志龙

附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四十六条 承运人对集装箱装运的货物的责任期间,是指从装货港接收货物时起至卸货港交付货物时止,货物处于承运人掌管之下的全部期间。承运人对非集装箱装运的货物的责任期间,是指从货物装上船时起至卸下船时止,货物处于承运人掌管之下的全部期间。在承运人的责任期间,货物发生灭失或者损坏,除本节另有规定外,承运人应当负赔偿责任。
第五十五条 货物灭失的赔偿额,按照货物的实际价值计算;货物损坏的赔偿额,按照货物受损前后实际价值的差额或者货物的修复费用计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法》
第二十四条 ……
进口货物的收货人应当自运输工具申报进境之日起十四日内,出口货物的发货人除海关特准的外应当在货物运抵海关监管区后、装货的二十四小时以前,向海关申报。
  进口货物的收货人超过前款规定期限向海关申报的,由海关征收滞报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二百三十五条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进行涉外民事诉讼,适用本编规定。本编没有规定的,适用本法其他有关规定。

 

本文网址: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