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律师网,宁波律师事务所,宁波律师咨询,宁波律师协会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海商案例 > 经典案例

(2007)甬海法商初字第184号

作者: 来源: 日期:2008-2-13 22:03:54 人气: 标签:
导读:宁波海事法院民事判决书(2007)甬海法商初字第184号原告宁波海丰国际船舶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宁波市大来街50号中保大厦11楼。法定代表人杨绍鹏,该公司董事长。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杨宏杰,上海海义律师事务律师。被告宁波外运国际集装箱货运有限公司,住所地宁波市解放南路69号法定代表人江明龙,该

宁波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7)甬海法商初字第184号

 

  原告宁波海丰国际船舶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宁波市大来街50号中保大厦11楼。

  法定代表人杨绍鹏,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杨宏杰,上海海义律师事务律师。

  被告宁波外运国际集装箱货运有限公司,住所地宁波市解放南路69号

  法定代表人江明龙,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张芬、蔡暄伦,上海市汇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宁波海丰国际船舶代理有限公司与被告宁波外运国际集装箱货运有限公司其他海商合同纠纷一案,于2007年6月6日向本院起诉,本院次日受理后依法独任审理,后因故转为普通程序审理。本院于2007年7月2日、8月9日、11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杨宏杰,被告委托代理人张芬、蔡暄伦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宁波海丰国际船舶代理有限公司诉称:2005年6月,被告向原告领取了TTNU3767170号集装箱及箱内货物的提货单等,办理了提货手续。根据原、被告的约定,被告有义务在协议规定的免费用箱期内及时领取货物并将集装箱归还原告,但是至今仍未归还,致使原告遭到损失。为此,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返还原告TTNU3767170号集装箱(如不能返还则请求损害赔偿),并向原告支付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等119920元(暂计至2007年7月31日)及利息(按人民银行同期企业贷款利率从起诉之日起计至判决之日),并要求被告承担律师费及诉讼费用。 诉讼中,因原告于11月22日取回了集装箱,故不再主张返还集装箱的诉讼请求,但要求将滞箱费计算至11月22日。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供了如下证据:

1、TTNU3767170号集装箱提货单复印件(被告加盖费用结算章,史丹瑜签名)、集装箱发放/设备交接单原件、进口台账登记原件,证明被告领取了提货单,办理了提货手续等。

2、2006年4月11日集装箱超期使用费付费协议原件等,证明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的收费标准和原告索赔的依据。

3、银行进账单、收据、证明等,均为原件,证明原告通过新海丰物流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收取了被告关于集装箱超期使用保证金50000元。

4、案外其他货物的滞箱费清单、滞箱费发票原件、银行进账单原件、银行对账单原件、提货单、集装箱发放/设备交接单、进口台账登记等,证明被告明知和承认原告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的标准,并且一直按照这一标准向原告支付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的长期业务习惯等。

5、2006年5月8日检验证书原件,证明涉案集装箱连同货物现仍存放于宁波北仑东兴仓库,集装箱内货物完好,以及被告一直占用集装箱超期未归还给原告的事实。

 6、2005年1月1日原告与新海丰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下称新海丰公司)签订的代理协议、新海丰公司的商业登记材料、2007年7月3日新海丰公司出具给本院的说明函,证明新海丰公司是涉案集装箱的承运人,新海丰公司认可由原告行使收取涉案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等各项权利。

7、聘请律师合同、律师费发票、律师费付款回单,证明原告为本案发生律师费10000元。

  被告宁波外运国际集装箱货运有限公司辩称:本案原、被告于2006年4月1日签订协议,而本案发生的时间为2005年6月,原告的起诉没有依据,不具备起诉的主体资格。被告没有提取和使用涉案集装箱,因此原告要求返还涉案集装箱和支付超期使用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即使原告存在损失,被告对此也没有过错,原告的损失应由其自己承担。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为支持其辩称提供了如下证据:

1、2007年6月7日宁波港北仑第三期集装箱有限公司出具的集装箱在场情况证明原件,证明TTNU3767170号集装箱仍在港区。

2、2005年7月27日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宁波物流分公司(下称物流公司)出具给被告的情况说明复印件,称:我司已不再为客户办理涉案集装箱的清关手续,为此特要求将涉案集装箱的设备交接单退回。

3、2005年7月27日原告给被告的情况说明复印件,称:我司已不再为客户办理涉案集装箱的清关手续,为此特要求将涉案集装箱的设备交接单退回。

4、2005年7月20日,台州亿洋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下称亿洋公司)出物流公司的通知原件,称:接货主黄岩广益食品有限公司(广益公司)通知停止清关,请将有关报关资料寄回我司。

5、2005年8月31日单证退回签收单、2005年9月1日亿洋公司出具给物流公司的收条复印件(亿洋公司重新加盖海运部专用章),证明物流公司已将包括正本提货单在内的涉案集装箱的有关所有进口资料退给了亿洋公司。

6、提单复印件,证明涉案货物的收货人为广益公司。

7、2006年10月24日物流公司进口部经理潘宁星与被告方业务经办人罗建源的通话录音,证明涉案集装箱未报关、货主弃货等事情,原告均十分清楚。

8、海关管理系统查询资料,显示涉案货物在海关预录后又被删除,证明涉案货物未报关提货。

9、潘宁星与史丹瑜的证言,证明涉案集装箱因货主弃货,被告未提货及将设备交接单退回给原告等相关事实。

  为了解涉案货物及集装箱的情况,本院向北仑海关进行书面查询,北仑海关于2007年7月20日复函本院,介绍了有关涉案货物和集装箱的情况,并告知本院海关于2006年6月6日以超期货物的形式将该票货物相关资料移交海关私货仓库,货物至今仍在港区内,尚未提取变卖。后经本院与海关协调,原告于2007年11月22日取回了集装箱。

  经当庭质证,被告对北仑海关的复函没有异议,原告对该函的真实性也未提异议,只是表示对其中的部分内容不清楚,故本院对该函予以认定。除此之外,原、被告在质证双方所提供的证据时所形成的争议主要有以下几点,本院分析如下:

1、被告是否已提走了涉案集装箱

  原告提供证据1(TTNU3767170号集装箱提货单等)和证据5(检验证书)以证明被告办理了提货手续,超期占有集装箱。被告对证据1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证据1仅能证明被告从原告处领取了提货单,不能证明被告实际提取了货物,并提供了证据1、8(集装箱在场情况证明和海关管理系统查询资料)证明货物未曾通关,也未被提走。本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北仑海关对本院的答复,涉案货物自2005年6月7日进境后一直未报关,一年后,海关将货物移交海关私货仓库,货物存于港区内,未曾被提。至11月22日,才由原告将集装箱提走。这表明货物一直在海关的监管下,未被提取。况且,如果被告实际提走了集装箱,则提箱时被告与仓库之间应有提货手续,而原告未能提供以资证明。因此,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1,真实性虽可认定,但并不能证明被告实际提走了集装箱;原告提供的证据5,系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宁波有限公司出具的检验证书,其真实性可以认定,但就其内容而言,仅反映涉案集装箱及货物仍在仓库中的状态,也不能证明货物已由被告提走。被告提供的证据1、8,与海关答复没有矛盾,本院予以认定。

2、涉案的集装箱设备交接单是否已退回原告

  被告称因收货人广益公司弃货,被告不再办理涉案集装箱的清关提货手续,并已于2005年7月将涉案集装箱的设备交接单退回了原告,原告对此予以否认。为证明其主张,被告提供了证据2、3、4、5、6、9以资证明。原告对这些证据的真实性均不认可。本院经审理认为,被告提供的证据2、4、5、6可以相互印证广益公司弃货的事实,货物自进境后一直无人报关提取的事实本身也证实了这一点,原告亦无相反证据证明广益公司不是收货人及收货人未放弃货物,故本院对此四项证据均予以认定。至于证据3,被告否认其真实性,被告亦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原告收悉此函,而证据9中证人潘宁星与史丹瑜关于集装箱设备交接单已于2005年7月退回给原告的陈述,因潘、史两人均是物流公司职员,而本案被告系受物流公司所托办理涉案业务,故物流公司与本案存在利害关系,因此,本院认为,证据9中潘、史两人关于退单的陈述和证据3均不足以证明集装箱设备交接单已于2005年7月退回给了原告。

3、滞箱费的计费标准

  原告主张其滞箱费的收费标装为:免费使用期10天,从第11天至第20天为5美元/天,第21天至第40天为10美元/天,第41天以后为20美元/天。为此,原告提供了证据2、3、4以资证明,被告对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本院经审理认为,证据4反映的系原、被告之间在本案业务发生前后就案外其他业务中发生的多票滞箱费进行结算的事实,本案中原告主张的结算标准与其基本一致;证据2虽签订于2006年4月,但系双方在有较长时间的业务往来的基础上所形成的一份书面协议,被告也无证据证明证据2、4中的结算标准明显不合理;因此,在双方就涉案业务中按何标准结算滞箱费未做明确书面约定的情况下,可参照证据2、4中的标准执行,本院对证据2、4均予以认定。至于证据3,被告不认可其证明力,本院认为,如双方对证据3中所提及的50000元的法律性质有争议,可另行解决,该争议不在本案的审理范围之内,被告是否向原告交纳过滞箱费保证金也不影响本案对滞箱费结算标准的认定,故本院对证据3不予认定。

4、原告对收货人广益公司弃货的事实是否知晓

  被告称其在得知广益公司弃货后,将此事告知了原告,为此被告提供了证据7(通话录音)以资证明。原告认为证据7前后有所矛盾,因此不具证明力。本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并无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的证据7为假,本院对录章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同时根据北仑海关给本院的复函,原告在2005年12月曾向海关询问货主弃货一事,这表明原告至少在此之前已得知收货人弃货一事。

  除上述争议外,被告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6中的商业登记材料及说明函没有办理公证认证手续,原告与新海丰之间的代理协议证明的是他们之间的内部关系,与被告无关,有权主张滞箱费的应是集装箱的所有人或经营人,原告作为承运人的代理人无权主张。本院经审理认为,被告提供的证据6(提单)亦表明新海丰公司是涉案集装箱从日本运至宁波的承运人,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6中的代理协议和说明函的记载,此两份文件形成于中国境内,因此无须办理公证认证,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定。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7(原告聘请律师并付费的相关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予以认定。

  基于上述认定证据,本院确认如下事实:

  原告系新海丰公司在宁波港的代理人。2005年6月2日,由新海丰公司承运TTNU3767170号集装箱(内装一批桔子罐头),从日本横滨运往中国宁波,收货人为广益公司,于6月7日抵宁波港。6月15日,物流公司的业务员史丹瑜以被告名义向原告领取了提货单、集装箱设备交接单,由被告在提货单的复印件上加盖费用结算章并由史丹瑜签名后交原告留存。7月27日,因收货人广益公司弃货,物流公司通知被告,称:“由于我司不再给客户代理清关手续,因此特要求将此进口设备交接单退回。”因货物进境后一直无人报关,北仑海关于10月8日将其列入超期货物。12月,原告向北仑海关咨询过该批货物的弃货事项。2006年6月6日,海关将该批货物移交海关私货仓库。2007年6月7日,原告因与被告就结算滞箱费产生纠纷,起诉至本院。在诉讼过程中,经与海关协调,原告于11月22日取回了集装箱。

  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虽于2006年4月才签订书面的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结算协议,但并不表明在此之前双方没有业务往来。根据查明的事实,被告于2005年6月向原告领取了涉案集装箱的提货单、集装箱设备交接单等提箱单据,表明原、被告之间已就涉案集装箱的使用建立了合同关系。承运人新海丰公司致本院的说明函中也认可原告以自己名义主张涉案集装箱的有关权利。因此,当原、被告双方对如何结算超期使用费产生争议时,原告提起本案诉讼并无不当,被告关于原告不具有诉讼主体地位的抗辩,理由不足,本院不予采信。

  被告辩称,因被告实际未提取集装箱,故原告主张滞箱费缺乏事实依据。本院认为,被告从原告处领取涉案货物提货单和集装箱设备交接单后,原告已无权再对涉案货物及集装箱另行开出提货单证交由他人提货,故被告从领单之日起即负有及时提箱、还箱的义务,未能及时提箱、还箱,由此导致的滞箱费应由被告承担。被告的抗辩,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主张其于2005年7月即已通知原告收货人弃货一事并返还了集装箱设备交接单,但此主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但原告要求将滞箱费算至2007年11月22日止的诉讼请求,本院亦认为理由不足。因为,从庭审中查明的事实来看,原告至迟于2005年12月之前即已知道收货人弃货一事,此时原告应当知道,被告作为涉案货物进口报关、提货等业务的转受托人,在收货人弃货后,已失去再行报关提货的基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原告从此时起应采取适当的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可在征得货物监管部门的同意后腾空集装箱重新投入运营,如暂时不能腾空集装箱,也应采取必要措施,例如另行购置或租用集装箱投入营运,以使包括本案集装箱使用的预期利润在内的损失降至最低,而不应消极地等待直至本案诉讼时效临近届满时提起诉讼。因此,本院认为,原告主张的滞箱费计至2005年12月较为合理。因北仑海关未在给本院的复函中明确原告咨询弃货一事的具体日期,本院酌定为2005年12月15日,此后涉案集装箱的损失属于原告未采取适当的措施导致的扩大损失,不得为此要求被告支付滞箱费。

  据上述分析,在扣除十天的免费用箱期后,本案的滞箱费应从2005年6月25日计至12月15日止,按前证据分析时本院所认定的标准,总计为3130美元,按2005年12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折成人民币支付。原告主张从起诉之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企业贷款利率计算利息,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但利息应计至本判决确定的支付之日止。

  关于原告主张的律师费损失,本院认为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宁波外运国际集装箱货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宁波海丰国际船舶代理有限公司滞箱费3130美元及利息(美元按2005年12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折成人民币支付,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07年6月6日计至本判决确定的支付之日止);

二、驳回原告宁波海丰国际船舶代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2700元,由原告负担2160元,被告负担54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7日内先预缴上诉案件受理费2700元(具体金额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多余部分以后退还),款汇浙江省财政厅非税收入结算分户,账号:398000101040006575515001,开户行:农业银行西湖支行,逾期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邬先江

              审  判  员    李  锋

              代理审判员    胡立强

 

 

 

 

二○○七年十二月三日 

 

                        书  记  员    邓晓敏

 

  ·
本文网址: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