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律师网,宁波律师事务所,宁波律师咨询,宁波律师协会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海商案例 > 经典案例

原告王跃康为诉被告孙腾等船舶买卖合同纠纷

作者: 来源: 日期:2008-2-13 22:04:13 人气: 标签:
导读:宁波海事法院民事判决书(2007)甬海法舟商初字第169号原告王跃康,男,1973年4月22日出生,汉族,住舟山市嵊泗县枸杞乡大坑弄25号。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赵行海,浙江品正恒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林兴平,浙江品正恒联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孙腾,男,1972年4月21日出

宁 波 海 事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7)甬海法舟商初字第169号

 

  原告王跃康,男,1973年4月22日出生,汉族,住舟山市嵊泗县枸杞乡大坑弄25号。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赵行海,浙江品正恒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林兴平,浙江品正恒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孙腾,男,1972年4月21日出生,汉族,住舟山市岱山县高亭镇安澜路187号402室。

  委托代理人韩海斌(特别授权代理),浙江震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董海芬,女,1973年3月29日出生,汉族,住舟山市岱山县高亭镇安澜路187号402室。

  原告王跃康为与被告孙腾、董海芬船舶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于2007年9月28日诉至本院,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依原告申请,本院于2007年10月14日作出裁定,依法冻结被告孙腾交纳在岱山县高亭镇人民政府渔业办公室的事故押金5万元,并查封被告孙腾所有的位于岱山县高亭镇安澜路13块地602室的房产。本院于2007年11月28日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原告王跃康及其委托代理人赵行海、林兴平、被告孙腾委托代理人韩海斌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董海芬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被告孙腾系原“浙岱渔运2117”号船的所有人,两被告系夫妻关系。2005年11月15日被告孙腾将“浙岱渔运2117”号船转让给原告,原告依买卖合同支付了船价288800元,并于2005年12月1日办理了船舶过户手续,将船名变更为“浙嵊渔运0726”号船。事后,原告才得知该船在转让前曾发生海上人身伤亡事故,导致两名船员死亡,且该两笔债务未予清偿。2006年11月10日,该两起海上人身损害赔偿纠纷经宁波海事法院审理,判决该两宗案件的原告对“浙嵊渔运0726”号享有船舶优先权。该两案进入执行程序后,原告的船舶于2007年9月被依法扣押、拍卖。原告认为被告在转让船舶时隐瞒了随船债务,导致原告的船舶被扣押拍卖且无法正常营运,故诉请法院判令被告返还全部船款288800元,并赔偿船舶被扣押期间的经济损失60000元。

  原告为支持其诉请,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原告的身份证明及两被告的户籍证明;2、船舶买卖合同;3、被告关于 “浙岱渔运2117”号船的注销登记申请表及该船的船舶登记簿、船舶所有权证的复印件;4、“浙嵊渔运0726”号船船舶所有权证及相关船舶检验安全证书、吨位证书;5、本院(2006)甬海法舟事初字第16号、第17号民事判决书;6、本院(2007)甬海法舟执字第75号、第75-1号民事裁定书;7、“浙嵊渔运0726”号船拍卖成交确认书,证明该船被拍卖及卖船金额。

  被告孙腾称其与原告签订船舶买卖合同、原告已按约支付船款288800元是事实,但抗辩认为原告所述的随船债务系姚方飞在光租原孙腾所有的涉案船舶时发生,从船舶买卖直至过户完毕,被告对该债务并不知情,由于该债务在原被告签订船舶买卖合同协议后方由宁波海事法院(2006)甬海法舟事初字第16号、第17号生效判决确认,故被告在卖船当时并未隐瞒随船债务。原告的船舶被扣押和拍卖是因为原告在买船时没有依法申请优先权催告造成的。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扣船期间的经济损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被告孙腾未提交证据。

  被告董海芬既未提出答辩,亦未提交证据。

  经当庭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但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并不能证明被告在转让船舶前隐瞒了随船债务,也不能证明因船舶被扣押而产生了6万元的损失。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1至证据4虽系复印件,但因被告无异议,故予以认定。所余其他证据,均为已生效的法律文书,被告亦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为查明案情,本院向负责执行本院(2007)甬海法舟执字第74号案件、第75号案件的执行人员了解了该两案的执行情况。

  基于上述证据认定、情况了解及庭审调查,本院确认如下事实:

  2005年11月15日,原告与被告孙腾订立船舶买卖合同,被告孙腾将“浙岱渔运2117”号船转让给原告,原告随后支付了船价288800元,办理了过户手续,并于2005年12月1日将船名变更为“浙嵊渔运0726”号。

  2006年1月23日,依丁亚利、唐根娣的诉前财产保全申请,本院作出(2006)甬海法舟保字第01号裁定,依法对“浙嵊渔运0726”号船实施扣押,限制王跃康处分船舶。同年2月5日,本院(2006)甬海法舟事初字第16号案原告丁亚利、(2006)甬海法舟事初字第17号案原告唐根娣、王和平分别向本院起诉,以海上人身伤亡损害赔偿为由将姚方飞、孙腾、王跃康列为共同被告,丁亚利要求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等各项损失总计179036元及保全费1250元,唐根娣、王和平要求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等各项损失总计207266元及保全费1250元,两案原告均要求赔偿款对“浙嵊渔运0726”号船享有船舶优先权。同年11月10日,本院对前述两案分别作出判决,认定丁亚利之夫赵丁宝、唐根娣之子王宏波受姚方飞雇佣,于2005年10月21日晚22时许在姚方飞向被告孙腾租赁的“浙岱渔运2117”号船上工作时因风浪拍打致落水死亡,分别判决姚方飞赔偿丁亚利和唐根娣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各计78166元和143636元,两案原告丁亚利、唐根娣就各自应得赔偿款项对“浙嵊渔运0726”号享有船舶优先权。王跃康另应支付唐根娣诉前保全费1250元,并与姚方飞共同承担该两案的案件受理费共6580元。

  2007年4月29日,经丁亚利、唐根娣申请执行,本院依法受理(2007)甬海法舟执字第74号、第75号案件。在对被执行人姚方飞、王跃康发出执行通知无果后,本院于同年9月17日作出(2007)甬海法舟执字第75号民事裁定,于9月22日实际扣押了王跃康所有的“浙嵊渔运0726”号船。嗣后,本院于9月28日作出(2007)甬海法舟执字第75-1号民事裁定,于10月17日以24万元的价格依法拍卖该船。该卖船款先行扣除有关费用18024元(申请执行费3440元、评估费4500元、公告费3000元、看管费7084元)后,所余221976元已全部清偿前述二案。

  另查明,两被告系夫妻关系。2005年10月26日,被告孙腾与死者家属签订协议,将5万元交至当地镇政府,承诺如有关法律部门认定其对事故负有责任,其自愿按份额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孙腾之间的船舶买卖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法遵守履行。原告以被告孙腾卖船时隐瞒随船债务为由从合同解除的角度请求返还船款,不符合法律关于合同约定解除和法定解除的规定。且因原告至迟在收到本院(2006)甬海法舟事初字第16号、第17号两案的应诉通知,即知道或应当知道涉案合同存在可撤销事由,但原告仍未在法定期间内提出撤销请求,已经失去合同撤销权。故原告诉请返回全部船款无事实与法律依据。

  然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五十条“出卖人就交付的标的物,负有保证第三人不得向买受人主张任何权利的义务”的规定,被告孙腾将船舶卖与原告,依法负有法定的权利瑕疵担保义务,因该船在原告与被告孙腾之间转移所有权之前的债务而使他人向原告主张船舶优先权,致使原告遭受损失,被告孙腾依法对此损失应予赔偿。鉴于原告请求判令被告返还船款的诉请本质上与被告因违反买卖合同项下保证责任而应承担的赔偿责任具有金钱给付的一致性,对原告要求被告给付金钱的请求仍应予以处理。对此,本院已在庭审中释明。

  本院认为,由于“浙嵊渔运0726”号船被拍卖,且拍卖款项全部被偿付,故原告所受的损失数额实际就是该船被扣押当时的价值,而拍卖价格24万元是最能反映该船的市场价格的客观标准,故本院认定原告因该船的权利瑕疵而遭受的损失为24万元。

  本案中,自船舶被依法实际扣押之时,原告对该舶的所有权即依法受到全面限制,所有权的各项权能均不能行使,且风险转移,这种情形与所有权消灭无异。除非发生解除船舶扣押(即原告重新取得对该船的全面控制)的情形,原告才有权主张被告赔偿因该船的权利瑕疵致船舶被扣押(原告对该船暂时失权)而减少营运收入的船期损失。在本案船舶被拍卖的情况下,原告对该船的所有权消灭终局确定,原告自船舶被实际扣押之时即已损失整船,故原告主张被告赔偿其船舶被扣押期间的船期损失理由不足,依法不予支持。

  对于被告孙腾辩称造成原告损失的原因系原告没有进行船舶优先权催告的主张,本院认为船舶优先权催告制度的设立是给买船人保护自己的利益提供了可选择的防范性措施,船舶优先权催告并非买船人的义务;且买船人即使申请优先权催告,也同样存在催告期间他人依法主张优先权的情形。故被告孙腾该辩称无法律依据,不予采纳。

  本院还认为,两被告为夫妻关系,本案债务的发生系基于两被告夫妻存续期间发生的财产收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四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的规定,本案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故本院对原告主张两被告共同清偿债务的请求予以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孙腾、董海芬赔偿原告王跃康损失240000元;

二、驳回原告王跃康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本案案件受理费6530元,财产保全费2260元,共8790元,由原告王跃康负担2742元,被告孙腾、董海芬负担6048元。

  上述应付款项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付,逾期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7日内先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6530元(具体金额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多余部分以后退还),款汇浙江省财政厅非税收入结算分户,帐号:398000101040006575515001,开户银行:农业银行西湖支行。]逾期不缴,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张继林

代理审判员    肖梓孛

代理审判员    张  辉

 

 

 

二○○八年三月十七日

 

代书 记 员    汪姣芬

 

 

【附页】

一、本判决所引用的程序法律、法规、司法解释条文的具体内容: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二、本判决所引用的实体法律、法规、司法解释条文的具体内容: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五十条“出卖人就交付的标的物,负有保证第三人不得向买受人主张任何权利的义务,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
本文网址: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