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律师网,宁波律师事务所,宁波律师咨询,宁波律师协会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海上运输 > 无单放货

遭遇无单放货依据法律挽回损失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 日期:2011-10-29 20:38:23 人气: 标签:
导读:笔者经办过许多诉讼案件,但只有一件印象最为深刻,案件是在异地法院———上海海事法院审理,正如我们所坚信的,法官并未因被告是上海的企业而给予特殊的照顾,…

笔者经办过许多诉讼案件,但只有一件印象最为深刻,案件是在异地法院———上海海事法院审理,正如我们所坚信的,法官并未因被告是上海的企业而给予特殊的照顾,而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公正地审理,最终顺利地以原告撤诉结案,使武汉山川集团公司挽回了损失。

2005年9月,武汉山川集团下属的进出口公司(简称进出口公司)与另一家出口公司ALCOTEXAPPAREL(H.K.)LTD签订了货物买卖合同,向其出口一批服装,货物价值26970美元。当时委托上海以星轮船有限公司(简称轮船公司)从上海托运到加拿大蒙特利尔港,该公司同时向托运人签发了ZIMUSNH962838编号的提单。但是该批货物到达目的港后,轮船公司在没有得到正本提单的情况下,且未经进出口公司同意,即无单放货给收货人(根据加拿大汇丰银行指示),导致进出口公司货款两空。虽经多次交涉,轮船公司对赔偿问题一直不予任何答复。

此案件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而且证据充分,经搜集计有提单、装箱单、发票、报关单等,根据出口货物委托书的记载,双方权责分明,通过诉讼可以解决。但进出口公司自成立以来从未打过海事官司,公司负责人还存有靠其个人关系解决的想法,且根据管辖规定,本案必须到上海起诉。异地法院会不会有地方保护呢?非常令人担忧。何况,案件一审二审再加上执行,程序复杂、旷日持久,但标的额并不大,会不会最后得不偿失呢?笔者据当地的一位朋友介绍,上海的法院较为公正,案件的执行也较有保障,有诚信,法制环境相对于某些内地省份要好。鉴于本案争议不大,不排除庭外和解的可能。于是,笔者向其担任法律顾问的进出口公司力陈打官司的必要性,并立下“军令状”,使之同意起诉,并在忐忑不安中踏上了诉讼的“征程”。

当年年底,进出口公司首先委托上海当地的代理人立案,然后耐心地等待开庭审理。案件开庭时已到了2006年6月,在上海海事法院第一法庭,法官并没有很快开始正式审理,而是安排双方当事人在一个小会议室中先进行“调解”。是不是对方凭借其在上海的地缘优势,找人给法官做了“工作”,致使案件审理搁浅呢?刚刚坐定,法官就指出鉴于案件事实清楚,争议不大,而原告方又是远道而来,为妥善解决纠纷,同时减少“讼累”,看双方能否和解。笔者赶紧接过话题对被告表明,根据海商法的规定,承运人应将货物交给持有正本提单的收货人,被告显然已经违反了此规定,应赔偿损失。被告代理律师在程序上纠缠,谈及无单放货的原因,将其与其他公司的经济纠纷牵扯进来,想把局面搞复杂。笔者则立即点明要害,指出其是另外一个法律关系,与本案无关,被告完全可以先赔偿,再去找其他公司索赔。对此,法官明确地指出是非曲直,动员被告审时度势,以和解为上策。又经过一番交涉,被告终于妥协,当然进出口公司也做出了一定的让步,比如不再主张其他损失并承担诉讼费等。于是,双方在法官主持下达成了一致,被告全额赔偿损失后,原告撤诉。

接下来几天,笔者在上海等待着被告的赔偿金划到法院的账上,案件才能算最终圆满解决,否则还会存在不少变数。和解后反悔,不执行协议的情况并不少见。果然,三天以后,法官通知进出口公司钱已到账。笔者赶往法院,亲眼看到了划款凭证,并索取了复印件,这才如释重负,凯旋而归。

本案让笔者认识到,外贸出口周期长、环节多、程序复杂,特别容易出问题,其中货运环节更是“事故多发地段”,无单放货的情况并不鲜见。以往外贸经理和业务人员既对打官司充满恐惧,又欲维持与对方的良好合作关系,只好三番五次地交涉恳求,结果对方推三阻四甚至玩“人间蒸发”,耗时费力,效果却不佳。其实,只要案件事实清楚,一方明显占理,不妨通过诉讼的途径解决,对方再也不能回避,将不得不直面问题,从而能够得到圆满解决。

本文网址: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